主页 > 帮助中心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老人忆70年前侵浙日军投降:鬼子被缴械 垂头丧气

发布日期:2022-05-13 10:39   来源:未知   阅读:

  二战是德意日法西斯轴心国共同掀起的违反世界历史进程、破坏和平的不义之战,给人类带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

  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部分,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

  暴行与反抗同在,屈辱和光荣并存。在抗战期间,有无数浙江儿女拿起武器,参加战斗。浙江军民最终和坚持抗战的全国人民一道,和反法西斯的世界人民一道,赢得了胜利。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本报从今天起,推出系列特别报道,寻找浙江的抗战记忆,追忆这场可歌可泣的伟大抗战历史,展现延续至今的不屈的力量与精神。

  在杭州富阳,有一个受降厅,这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第三战区司令部接受侵驻浙江日军及侵驻福建厦门一部分日军投降的地方。而受降厅所在的村,也被命名为受降村。

  虽然70年时间过去了,但是,村里亲历过这段历史的老人,对当时的情况依旧记忆犹新。

  受降厅位于离富阳城区不远的银湖街道受降村里,这是全国唯一一个以“受降”命名的村子。

  记者近日来到受降厅的时候,这里正在进行改扩建项目,如今纪念馆主体建筑已经完工。据富阳区委宣传部有关负责人介绍,受降厅将扩建成为浙江省抗战胜利纪念馆,在今年8月15日前完成布展,并准备进行预开放,9月3日正式成为浙江省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的主场地。

  走进受降厅,约300平米的建筑物内部显得非常宽敞。尽管在施工,周围还是可以看得到一些抗战历史遗迹,比如,当年日本人取水的井,还有用来烫煮抗日志士和当地百姓的“沸水锅”。

  受降厅原是富阳长新乡宋殿村地主宋作梅宅院中的一个厅堂。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同年12月24日,富阳县城沦陷。随即,日军第22师团35联队第3大队的一个中队移驻宋殿村,部队就驻扎宋作梅家里。之后宋殿村相继成为日军江北指挥所和第十五军团新编第十七师团六十旅团第一〇五大队驻地。

  日军在宋殿村大肆修筑防御工事,在沦陷区实行法西斯统治,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甚至在村南挖坑,把无辜遭其杀害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同胞抛在坑里,史称“千人坑”。

  抗战胜利后,宋殿村被指定为侵驻浙江日军投降的唯一地点。1945年9月4日和9月5日,洽降工作在宋殿村宋作梅的宅院内举行。为了纪念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富阳把长新乡改名受降乡,把宋殿村改名受降村,把洽降宅院称作受降厅。

  “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现在所掌握的当时的资料,非常欠缺,连一张受降仪式的照片也没有。我们曾试图找寻一些当时在厅内的见证人,但是找了很多地方也没能找到。现在,我们希望通过今日早报,向社会征集这些史料和亲历者。”富阳区文明办主任彭爱芬对记者说。

  “看着一直欺负我们的日本鬼子低下了头,多年来积压在心头的愤懑,也散去了一些。”虽然当时还只是个11岁的孩子,但对于那一天的情景,胡雷兴仍然记忆犹新。

  胡雷兴是受降村的村民,最近十多年来,他一直守在受降厅里,作为亲历者,向前来参观的游客介绍当时的情景。随着岁月的流逝,如今,村里亲历那段历史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胡雷兴希望在守护受降厅的同时,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诉给大家。

  胡雷兴记得,当时,村里站满了全副武装的中国军人,日本兵被缴了械,昔日里趾高气扬的鬼子,一个个垂头丧气,他们杀人的武器,也都被堆在了路边。

  受降仪式上,侵浙日军呈缴了投降证书、官兵驻地表、花名册和武器清册,并就中国军队接管杭州城防等事项领受中方训令。

  “差不多所有的乡亲们都去看了,看到这些日本兵,乡亲们都非常激动,有的甚至想冲上去找他们报仇,很多乡亲的家人都被日本鬼子杀了。但乡亲们的这些举动都被中国军人拦住了,我们只能看,不能动手。”说到这儿,胡雷兴握紧了拳头:“经历过这段历史的人,谁不愤怒啊!”

  胡雷兴的童年,是在恐惧和流离中度过的。1937年,宋殿村被日本人占领后,胡雷兴和家人逃到了别的地方,在此期间,他的父母、哥哥、姐姐都失踪了,此后就再也没能找到他们。

  1942年,胡雷兴回到了村里。当时,村子还被日本人占领着,年仅8岁的他,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的种种罪行。

  “我亲眼看到日本兵杀人,就有三次。”胡雷兴说,其中有两次,日本兵都是把十多个中国人抓到一个地方,然后拿刀杀人,当然,也不是全部杀完,而是留一两个,让他们把尸体背到不远处的泥坑里,最后,日本人再把这一两个人也杀了。

  胡雷兴说,更可恶的是,每次日本人杀人时,都会强迫乡亲们“围观”。“日本人拿枪顶着让老百姓去,杀人之后,他们还要让老百姓为他们‘欢呼’。”胡雷兴说。

  胡雷兴记忆里的另外一次日本兵杀人,是日本兵在进行新兵射击训练时,把一排中国人绑在树上,让新兵进行练习,中国人被射杀后,也被埋在了泥坑里。

  这个泥坑,就是后来的“千人坑”。胡雷兴把记者带到了“千人坑”,这里离受降厅1公里左右,立着一块很大的石碑,上面写着“千人坑遗址”五个大字。石碑旁边,种满了花,碑前,还能看到一些花圈,这是各地来祭奠的人们献的。

  抗战胜利后,当地老百姓想,把这些尸骨放在坑里,是对逝者的不尊重,于是,乡亲们就把坑里的尸骨清理出来,埋在后面的山上。

  “当时清理出来的头骨,数不胜数。”胡雷兴说,“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中有的是抗日军人,有的是普通百姓,他们都是我们的同胞、亲人……”说到这儿,胡雷兴长长叹了口气。

  有侵略,就有反抗。胡雷兴说,他小时候见过一次战斗,打了3天3夜,虽然中国军队最终败了,但是中国军人的英勇顽强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而在宋殿村里,大家对日本鬼子恨之入骨,有些胆子大的年轻人还会趁晚上破坏鬼子的通讯设施。

  在富阳新登,记者见到了93岁的白新校老人,他就是千千万万抗日义士的一员。尽管,时间过去许久,但从老人的眼中,我们还是看到了坚定的目光:

  日本人来的时候,到处杀人放火,我亲眼看到过日本人把一排老百姓的草房子烧掉。从那时起,我的心里对日本鬼子充满了仇恨。

  1940年,我参加了抗日部队,前几年的任务,是运送伤员,把伤员从各个战场运到新安江的船上,再把他们送到后方医院。

  差不多每天都有10个左右的伤员从战场上被抬下来,都伤得非常重,有的手脚都被炸飞了,其中也有军官。如果哪一天突然有很多伤兵被送过来,那一定是打了大仗。

  虽然在武器、训练等方面我们不如日本兵,但要是说到勇敢,我们一点都不输他们,大家都非常拼命。有时候我也会和那些伤兵交流,他们中有的人虽然躺在担架上,但还喊着要回战场杀敌。

  抗战的后期,我也参加了作战部队,辗转了浙江很多地方,也和日本鬼子交过手。我记得有一次,是在余杭,我们和日本人打了一场遭遇战,整整打了一天,我拿着汉阳造步枪拼命向对方射击。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抗战士兵,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战绩。但是,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我永远也忘不了。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